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1

 
 
 

日志

 
 
 
 

惟“二姨夫”之命是从的“黄山救援”  

2010-12-23 21:49:21|  分类: 法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黄山门”事件的救助是以人为本,还是受省长批示,而省长批示源自于上海市政府,再源自于“影响大”的二姨夫;

一、“二姨夫”发起“黄山门”。

从媒体所报导18名被困者,在前三次报警未果而无奈中向远在上海而影响大的亲戚发出含糊其词的短信,竟比三次拨打110更清楚明白,是没有听明白,还是在报警时,没有声明复旦学生的天之娇子身份,更没有说明自己有一个“影响大”的二姨夫,所以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从4点半到5点半之间,他们一共4次报警,前三次打100。队员接通后便报告了被困的状况,却因为所在方位致接警人没有听明白”导致报警失败。

再看安徽省政府转来的上海警方的求助消息:“18名复旦学生被困黄山,情况紧急。”因为是经省长批示的报警信息,尽管简短到只有几个字。却也被重视到因“被困者是复旦学生!” 虽然当地有可能曾负出过沉重代价而换来的“夜不上黄山”是惯例,当地官员不可能不知道,却还是“只能是不计代价救援!不计条件,不计后果”。

再来根据成都商报的报导梳理这次“大救援的发起过程:从下午4点半到5点半进行4次报警,前三次打110, 6时许,求救的信息从上海市政府紧急传到安徽省政府和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省长、副省长先后做出批示,命令紧急层层转达后,18点26分,黄山仅有几个字的报警信息。可见,在“影响大”的上海亲戚的关注下,在3个小时,一条求助短信便可令安徽黄山,包括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在内的大批官员“早已经在现场”。马路的车辆竟在雨夜排起了一字长龙。正如“一个黄山警官事后告诉记者,当命令层层传达到景区时,整个黄山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没有人敢不重视。”

而被救复旦学生也不仅要感激黄山市领导、献出生命的警察,更应该感激的却是具有一个“影响大”的二姨夫的驴友,为何前三次电话报警,接线警察听不明白,而几个字的通报信息就可以让这“一切行动听指挥”,尽管媒体上没有报导那位影响大的上海亲戚的情况,但能够 “查明了孩子和复旦学生一起出行,立即通知上海警方,上报给上海市委市政府,转给了复旦大学和安徽省委省政府并获得省长批示,与此同时,上海方面则调集了直升飞机待命,还派出专业的救援队连夜赶赴黄山,而“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距报警不到一个小时。”

对于这场大规模的救援,属于顶级接援级别———红色险情的发起者,上海“影响大”的那位亲戚,却有点与《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中的那位国务院中央领导的能量相近。那是在1960年2月3日深夜,山西省平陆县有61位民工集体食物中毒,当地医院在没有解救药品,找到解药却不能及时送到。越级报告国务院,由中央领导下令用部队直升机空投药品,最终让民工兄弟获救。那是在肚子填不饱,缺医少药的“三年困难时期”。《北京晚报》2月6日刊发《千里救急》, 随后《平陆小报》刊发《毛主席派飞机送来救命药”》《中国青年报》刊发《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后来这篇文章入选多个版本的语文教材。

二、惟上惟命的命令式救助。

一个参与救援的警察告诉记者,“按照国际上救援的原则,只要可能危及到救援者本身的生命安全,救援可以停下等待时机。”而被困者却在“相对安全的状态下被困,无人受伤。属于遇险中最轻的险情”。却被以打破惯例,用一位救援者的话说,因“这些被困者身份特殊,复旦大学的学生!万一学生晚上在山上出了事,我们不好交代,领导无法向省上交代,省上无法给兄弟省市交代……”由“黄山市长亲自询问向导山里的情况,向导说到了夜里上山的危险性”,但指挥部还是迅速下达了连夜突击搜索的命令。

当地“夜不上黄山”的惯例,在生活常识中,上山都一项不适于夜行,这是常识,更何况还是风雨交加。再看关于上山过程的报导,据一个队员告诉记者,他们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只从家里抓了一件雨衣,一顶头灯就上山了。就这样,近百人的队伍冒着大雨和寒风向峡谷突进。他们一路走一路呼喊,风雨交加的茫茫黄山,伸手不见无指。在黑夜中一路呼喊着,找到学生时已在无人区行进了6个小时,多么感人至深的一篇报导。然而那个连夜下山的最后决定,可能指挥部站着说话腰不疼,却指挥在风雨中爬了6个小时山路的“敢死队”下撤,可能是受大功告成、得胜班师、立功受奖等小说情节的影响,却成了那根“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三、责任承担被转向。

人命关天的大事情,应该痛定思痛、亡羊补牢,前三次报警信息,再也没有提及,黄山的官员们“坚称只接到了上海方面的信息,没有接到过直接报警电话”。[1]其实,要是没有记者的调查,也会被驴友们说出来,这个谎撒得多么低级,只要网民们一查通话记录,就真相大白于天下。对于责任承担,如果本着“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原则,先是内部低调处理事故责任人,如接警没处理,指挥不当致发生警察死亡的责任承担。再对没买票进景区的驴友们进行惩处,以起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效果,再总结救援经验,指挥不当同时进行导向式报导,大学生探险被困,民警救助时坠崖,多好的“人民警察为人民,学生被救感恩”的报导。

网络改变了一切,在微博,一位记者对被救者的评价而转向,这位名为“淡淡esse香”的见证者否认在公开报道中学生有“痛哭流涕”的现象,而是学生们“很平静”、“甚至连我们的采访都是追着问的”,并感叹“那一刻,有些东西比天气还冷”。随后,“冷漠、市侩、没人性、不感恩”的评论,伴随着“媒体控制”、“协会夺权”、“道德缺失”等帖子,最终让一场意外事故演变成了全国性的舆论风波。如果没有网络,这件唯上命是从的大救援中,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网上评论与传统媒体一起行动,引发一场全国性“黄山门”舆论。



 



 

[1]龙灿:《复旦黄山门调查:3次报警无人应,1条短信惊两地高层》,《成都商报》2010年12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9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