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1

 
 
 

日志

 
 
 
 

芜湖中院审理“白宫书记”的舆论引导总结  

2010-04-04 09:10:46|  分类: 法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大局出发,正确把握司法与传媒的关系”学习有感 

(这是新华网2009年12月2日在博客上发文,因博客内容通不过审查愤而搬家,今转发)

 

     一、缺乏应对经验,双手互博——《答记者问》引发新的炒作点。


    纵观《就“白宫书记”案庭审芜湖中院答记者问》以及媒体的评价,从该文被网站转载
110次的数量上,可见媒体对此发言的关注度,先看《答记者问》后的媒体反应,11月25日,媒体新闻标题猛然上升到13条新闻标题,转载次数达到50多次,其中一条《“白宫书记”案审理已成闹剧》就达到25次。而庭审的次日,也就是20(周五)媒体发了22条新闻(转载数126次),至22日,也就是庭审后3天,媒体新闻便只有3条,被转载7次,23日,是6条新闻被转载15次,可见,这次《答记者问》便成为媒体新的报料,又为再次热炒提供了素材,特别是26日,因有网友发现《人民法院报》的记者竟然是芜湖中院宣传处处长,而发布一篇《法官兼记者,好一出双手互搏闹剧》的新闻,被转载了23次,再次成为新的持续炒作点。如果没有这次《答记者问》,要据媒体炒作的规律,由于媒体在5-7天内没有新的报料,媒体就会转移到新的炒作点上去,19日到24日刚好5天,该案正慢慢开始淡出媒体视野时,出现新的报料。从24日到30日,刚好6天,由于出现新的炒作题材,29
日、30日各一条较为中性的新闻标题后,此后再没有芜湖中院这个案件的相关报导,都转移到成都自焚事件去了,这件事就告一段落了。
    这说明,法院还是要“努力提高应对媒体的实际本领。加强对新闻传播特点和规律的学习,了解新闻报道的基本规范,建设既精通法律,又懂得传媒的复合型法官队伍”。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舆论应对不适当而引发媒体连续三波热炒的典型。

    由此可见,“提高应对媒体的能力”是多么重要。“应对媒体的能力是司法能力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发生负面效应,要在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坦诚、自然、客观地面对传媒,用事实抓住记者和读者的注意力,以信息引导社会舆论,变被动为主动,挽回不良影响或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程度”。由于平时对媒体不够重视,缺乏应对媒体经验,“对于媒体尤其是网上出现的负面报道,往往又简单处理,应对不当,甚至惊慌失措,造成了更大的社会影响”。而缺乏应对能力则会惊慌失措,应对失当。芜湖中院无疑做了一个应对典型。


    二、没有及时组织能动司法,积极进行舆论应对。


    在
19日庭审当天记者被拒门外,就应该组织研究应对方案,设置模拟式问答,以便应对20日的舆论炒作,具体措施包括在权威媒体、网站上发表一些专家学者文章,为法院行为阐释法律依据,这一点可以参考白邑法庭杀人案后的舆论应对措施。从后来舆论指责的观点看,对法院的主要笔伐点是:公开审理限制旁听、采取措施(包括可能有录音功能的电脑禁止律使用)限制录音、录像等,从而被媒体评价为法院纯属“我的地盘我作主”。

    可见,“强化互联网宣传措施”确实很有必要。各级法院“要进一步加大正面宣传力度,提高舆论引导能力和水平。各级人民法院要切实增强了解社情民意的能力、与网民沟通的能力、释疑解惑的能力、化解热点的能力”。

    而黄马甲被炒作可能出乎法院的预料,但见到舆论骂声一片时,也没有积极发文组织应对。却组织后来被媒体评价为所谓的“新闻发言人玩‘躲猫猫’”的《答记者问》,却又过于简洁,没能从保护嫌疑人的人权角度去进一步说明法院的良苦用心,从网友针对新闻发言人应答而发布的事实真相看,这个《答记者问》也可以证明芜湖法院煞费一番苦心,只是弄巧成拙而已。这也说明,芜湖法院没有做到“密切跟踪社情民意……能够随时发现情况,在第一时间说明真相、平衡观点、引导舆论”。


    三、现场缺乏组织


    从网上所发布的图片显示,当时来到安徽芜湖中院的二十多家媒体,上百人聚集在法院门外,有些记者正准备拍照,有些准备摄像,但都被法院拒之门外,不能到达法庭审理现场,媒体记者们肯定有情绪,而发言人却说:“我院安排了记者休息室,并安排专人提供服务、介绍情况。”为何专设记者休息室,而不设一个新闻发布会,把法庭警戒区外的群众经安检后,都请进去,设一个警戒区,随时通报法庭情况,媒体来到芜湖中院,主要是想到庭审现场,对法院并没有偏见,既然有记者进庭审现场可能会被录音、录像,或者是法庭空间太小,就设一个回字型警戒区,开一个新闻发布会,随时通报庭审情况,为何把媒体最为关心的贪腐问题,转移到法院自己身上。对于把扰乱法庭秩序的当事人家属,请出法庭,也可以直接向记者们说明原因。

    这说明芜湖法院在对待媒体的态度上,还没有“转变观念”。还是由于“受传统思维模式影响,……对于媒体的采访,态度冷淡,有意回避”。而“这些不正确的观念和做法,不但错失了利用媒体澄清事实、宣传法院的良好机遇,也阻碍了正常的舆论监督,不利于形成积极良好的司法外部环境”。


    四、没有注意与媒体保持密切联系。

    以座位有限为由,可以选择几位“友好”的记者进去,庭审后,再向记者们提供一份新闻通稿,说明庭审进程,尽可能满足媒体的报导需要,减少媒体炒作的自由发挥空间。而芜湖法院由于缺少应对媒体的经验而让很普通的行政案件得到了爆炒,接着再忙中出错,再来个《答记者问》(被转载
110次),出现在次日的媒体中的报导的题目是:《审“白宫书记”禁旁听有无猫腻》(东北新闻网 2009-11-20 13:45)、《阜阳“白宫书记”案“关门来审”还不如不审》等共22条相似新闻标题,网站转载数共126次,对于是否公开,现在存在很大争议,为何这次会受到媒体如此大的关注,是因为媒体没有进入旁听,直白说是没有得到法庭记录、录音、录像、摄影、转播庭审实况的允许,而发出的不满意声音。而“由于都市类媒体和网络媒体自身所具有的空前时效性、高度交互性、海量存储性等特点,也决定了一旦发生负面报道,造成的社会影响将更为广泛,负面效果更难消除”。

    这种后果的产生是中院没有认识到“网络资源的高度开放性和共享性,加之便捷的检索性和互动性,其对社会公共事件,尤其是正在审判案件的报道和评论,可以在一夜之间掀起巨大的‘舆论潮’,这对司法审判工作形成了巨大冲击”。



    对于这次舆论危机,法院是不是有应对措施,下面就从媒体的两个炒作点进行分析:


    一、对于限制旁听、不许录音、录像,法院这种做法也有依据。


    从法律规定上看:《宪法》第
126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法院为保证依法独立审判,出于对庭审现场进行拍照、录像后直播或报导,可能会干扰庭审正常秩序,或出于担心舆论引导失误而禁止媒体进入法庭,是有法可依的。虽然有《刑事诉讼法》第152条规定:人民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最高人民法院公布《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20070614日公布:“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我国公民可以持有效证件旁听,人民法院应当妥善安排好旁听工作。因审判场所、安全保卫等客观因素所限发放旁听证的,应当作出必要的说明和解释。” 但由于法院领导可能还“在思想上对传媒监督还有一种抵触情绪,认为传媒介入就是找茬儿、挑刺儿、帮倒忙,设置种种障碍限制记者的采访,这种认识和做法与现在国家强调的公开审判、司法公正和舆论监督不相协调。”对这种行为,可能会受到相关领导的批评处理。

    对于法院的审判工作,法官不希望受到任何干涉和影响, 排斥包括新闻媒体的干涉和影响, 以维护自身的独立。当审判人员、诉讼参加人意识到自己的言行处在“金鱼缸”中时,势必会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可能会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试想:当审判人员、律师等意识到自己的言行处于成千上万观众注视所带来的心理压力或激发的“做秀欲”,都会妨碍庭审过程的庄严与严谨,进而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从媒体播报的角度来讲,由于为了追逐商业利益而注重案件的新闻性及对收视率,而可能不会完全站在客观立场,而可能误导观众。

    客观上,确实“有些传媒监督不够客观,产生了不少负面影响。近年发展起来的传媒监督带有先天不足,或者对某一事件或某一司法人员的抨击与事实出入很大,或者对问题的揭露和评论只说其一,不讲其二,带有很大的片面性,或者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无限放大,人为制造影响。……明显倾向于一方当事人,有的对司法机关正在办理的案件乱加评论,甚至冒下结论,干扰司法机关依法办案,影响司法公正”。

另外,世界上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通常都禁止对庭审现场进行摄影、直播或作了诸多限制;直播并不能有效地监督司法权的公正行使,进而有可能妨碍案件的公正审理。在法学理论界,对是否可以直播庭审现场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支持者主张录音、录像进行电视报道为大多数从未见过刑事审理的公众,提供了法律教育。批评者辩论道,录音、录像进行电视机报道,特别是面对摄像机,很容易影响律师、法官和陪审员的法庭行为,追逐商业利益的媒体报导也容易误导观众。”


    二、对于没有穿黄马甲的问题。


    新闻发言人在回答这个问题时,仅答:“被告人是否应穿囚服出庭受审,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本案两名被告人羁押在不同的看守所,着装未尽一致。”显得有些过于简洁,故给媒体一种因不习惯而炒作的空间。

    犯罪嫌疑人在未经法院宣判其有罪之前,他应视同无罪。所以,法庭应该只是一个摆涉案事实、讲道理的地方,法庭里的一切诉讼安排都不应该有任何先入为主的嫌疑。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平等的意义就是要保护好每一个人。假设:两个人同时站在你面前,一个穿西装,一个穿囚服,你会自然地认为谁是罪犯?

     “在美国,当被告上法庭的时候,哪怕他从来也没有穿过西装,肯定会考虑要去买一套……,再充分利用自己的权利打扮一下,以非常体面的形象出现在法庭上”。从而使得诉讼有了一个公平的起点。因此,让犯罪嫌疑人穿着体面地走上法庭是完全应该的。以前是习惯性执法,把摄像人给拘留了,没有法律规定,引起媒体炒作,而这个案件则是因媒体习惯看到法庭上犯罪嫌疑人穿着黄马甲,上写着某某看守所,尽管没有法律规定,但一旦遇到没有穿囚服的现象,便开始大炒起来,这就是习惯使然。

    这说明,法院“要主动接受监督,……让社会全面客观地了解法院、了解法官,真正树立司法的良好形象”。

  评论这张
 
阅读(7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