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1

 
 
 

日志

 
 
 
 

论法院网络发言人的定位与价值走向  

2014-01-14 15:4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家法官学院     朱 昆                  来源:《山西政法学院学报》2012年第1期

 

提要:

在以网络为代表的新媒体时代,越来越多的网民热衷于借助网络平台参与讨论司法个案,在一定程度上对法院审判工作产生着影响。传统上,法院对媒体采取的“驼鸟政策”、“防火防盗防记者”等措施已无法适应网络发展的需要,为此,法院网络发言人作为法院与网民沟通的“媒介与桥梁”应运而生。本文试对法院网络发言人制度的产生背景、职责定位与价值走向进行了总结与归纳,网络发言人不仅要把自己与法院、网民的关系定位为“一仆二主”的服务关系,还要主动提高认识和把握社情民意的能力,切实发挥舆论“航向标”作用,正确引领涉法舆情的发展方向。

关键词:法院网络发言人;网络服务;职责定位;价值走向

 

在以网络为代表的新媒体时代,新闻传播学上的“漩涡效应”、“蝴蝶效应”屡屡发生,网民的一篇博客文章便极有可能引发一起全国性的舆论事件,并对法院审判工作产生非常大的冲击作用。如浙江南浔“临时性强奸案”,就是在案件“息讼罢访、案结事了”的情况下,网民“辽河鱼”的一篇博客而引发一起全国性舆论事件,导致刑期坐电梯,让司法权威很受伤。为此,近两年来,最高法院曾要求各级法院要积极采取措施,及时应对负面舆论炒作,虽然有些法院已建立起相应的舆情监控、网络发言人制度,以便及时发现网络虚假信息,及时做辟谣和舆论引导工作,但是从全局来看,笔者认为,目前法院在舆论应对和引导负面舆论方面的所做的工作还远远不够,对于网络的威力普遍认识不足,缺少必要的应对能力和引导经验。首先需要正确认识的是,对于法院负面舆论来说,发生新闻是第一位的,应对与引导负面新闻的扩散与影响是第二位的。要想提高法院的司法公信力,一方面需要练好内功,提高办案能力和水平,尽可能避免负面新闻产生的可能,另一方面要建立起切实可行的网络发言人制度也是至关重要的。对于已经引起网民关注的新闻,法院网络发言人要能够统一口径,根据新闻传播规律,积极通过网络以微博、发帖、论坛跟贴、博客、播客等形式做出应对和引导。这也是法院主动接受新闻媒体监督,促进司法公开透明的一种有效管理创新举措。

一、网络舆论成媒体审判、舆论引导已刻不容缓

网络越来越重要。200912月,中央电视台开通了网络电视台,在央视节目网络直播的同时加入了点播、搜索、下载及互动评论等网络功能,这标志着我国信息传播走向了以网络为代表的新媒体时代。一旦发生“新闻”,任何一位见证的网民都可以通过BBS、微博、博客、播客、QQ群等信息载体,轻而易举地将该信息“图文并茂”的发布出去,有人称现在“媒体聚光灯与大众麦克风”的“公民记者”时代,网络已经成为了社会舆论的放大器,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失误,如某判决书把所依据的条文数字写错,媒体便以《依据“莫须有法”判,法官回家卖红薯》为题,对该失误进行放大炒作。近年来,只要具备新闻传播热点元素的“新闻”,便能迅速因网民的关注而酿成全国性公共舆论事件,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如“巴东邓玉娇案”。

网络是一把双刃剑。在促进司法公正的同时,也会对法院司法公信力构成威胁;在推动法院信息公开的同时,也会增加法院依法独立审判的难度;网络成为反映社情民意主渠道的同时,也会成为公众宣泄不满情绪的平台;网络加强了对法院的舆论监督,同时也产生干预独立审判的网络暴力,甚至出现媒体审判;[2]网络有利于普法,但也会因公众对法律的片面解读而影响判决的司法权威。从“广东许霆案”到“杭州飙车案”,从“浙江法官艳照门”到“山东法官收执行费被录像”事件,再到两起湖北法院院长的“开房门”事件,这些全国性舆论事件都是网络这一舆论放大器把事件迅速放大的结果,法院处置不当便会降低司法权威。

五年前,曾有媒体公开宣称:“今天中国最有权威的法庭不是在最高人民法院,而是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目前是中国最有权威的‘审判庭’”。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尤其是微博的出现,目前最有权威的审判庭则被网络媒体所取代,其背后的“‘网络推手’煽动公众舆论干扰司法案件、左右案件调查和审判等情况越来越多”。[3]“网络推手”在“网络水军”的帮助下,进行媒体审判的现象非常值得关注,网络水军这个以网络公关公司为主体,以牟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帮他人发帖、删帖、顶帖、造势的网络群体,是破坏网络舆论环境,误导民意的“麻烦制造者”。

网事并不如烟。网络是虚拟的,但网络舆情对司法公信力的影响却是现实的。在网络时代,每位当事人都是一个爆料点,只要想给法院施加舆论压力,随时会把案情与判决书发布在网上,以吸引广大网民的关注,甚至对案件进行所谓的“专家点评”或者深度评论,让法院备受质疑。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要低估网民探求真相的能力。特别是对一些存在瑕疵的案件,如河南“天价过路费案”、“南京彭宇案”,网民的博报与记者的采访报导铺天盖地,网民的愤慨让主审法官不仅受到了人肉搜索,而且还被调离审判岗位。在陕西“药家鑫案”中,面对网民的广泛质疑,法院在二审判决书中对网民关注的焦点问题进行回应,起到很好的舆论引导效果。所以,在网络新媒体时代,法院在管理上也要与时俱进,努力提高办案能力和媒介素养,对网民的批评与质疑保持宽容和理解的态度,积极司法公开,主动应对与引导舆论,努力让“谣言止于真相”的同时,确保司法公信力。20102月,浙江网民“那个小子”在“兰江论坛”上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发贴,反映兰溪市法院的法官在工作时看电影、玩游戏,在事发2小时后,该法院就进行了初步回复,次日上午10时通过官方论坛公布六点处理意见,表明处理态度,明确调查时限。

二、建立发言人制度,积极做好舆论引导

20069月,原最高法院肖扬院长提出“要设立新闻发言人,建立新闻发布制度,要准确发布信息,主动引导舆论”,以便“在突发性事件中,新闻发言人在第一时间把真实可靠、准确无误的新闻发布出去,就能抢占先机,把握主动,具有权威性和可信度。”[4]随着网络的普及,网民数量的增多,河南省高级法院为了在第一时间对外发布新闻,在全国率先建立网络发言人制度。记者按程序填写个人真实信息后可在网上提问,网民可以通过《网评法院》栏目提问,河南高院此举不仅尊重了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也为法院及时了解民情、民意,为判决结果达到两个效果的统一提供了便利条件。

1、法院网络发言人职责定位

法院网络发言人制度的建立是法院为适应网络发展需要而进行的一项审判管理创新。网络发言人是法院为及时在网上发布官方信息,掌握话语权,正确引导舆论,对公众关注的焦点问题进行积极应对的“工作团队”,一般由法院政治业务素质过硬,有责任心的领导任“一把手”。网络发言人作为法院与公众沟通的“中介与桥梁”,不仅要熟悉法律,而且要具有一定的媒介素养,要能主动关注网络舆情,了解网民的意见与建议,把网民关注的问题概括起来进行综合“批发式”回应;要对法院突发事件能够及时制定应对方案,拟定统一口径,设置对外发布议程,引导舆情的发展方向。在中国青年报所做的调查中,肯定网络发言人制度属于创造双方沟通新模式的占60.3%;认为可以拉近双方距离的占49.6%;有80.3%的被调查人希望自己所在地区要设立网络发言人;64.5%的被调查认为网络发言人的设立是对民意的重视;57.0%的被调查人认为,网络发言人制度将有效改善传统新闻发布方式的缺点与不足。[5]

法院网络发言人的定位是服务。原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把他与铁道部、媒体比作“一仆二主” 的关系[6],法院网络发言人也应如此。网络发言人可以说是法院的形象代言人,是代表法院对网民关注的问题进行回应。这就要求,首先,发言人要做到不说假话、套话、空话和永远正确的废话。以往那些网上已被曝光的“经典式回复”要不得,如“没时间闲扯”、“这个问题已交相部门办理,请耐心等待”、“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您的建议正在交相关部门研究处理。待相关部门回复后,再给您答复。谢谢!”等;其次,对网民的回应要及时。有些地方已经明确规定要限时回应网民的质疑与询问,如江苏南京要求对网帖要在24小时内予以回复;最后,要增强与网民的互动交流意识。发言人不能仅限于“发言”,单方对外发布信息,要在“我说你听”的同时,主动“潜伏”下来,认真倾听网民声音,及时回应网民的质疑与问询。

担当舆论领袖,宜疏不宜堵。法院网络发言人对受到社会关切引发全国性舆情的话题,在发布官方信息“只说真话”的同时,要主动充当“意见领袖”,发挥舆情“航向标”的作用,引领舆论发展方向。对于那些断章取义,以夸大、虚假的“事实”吸引网民眼球的“标题党”,要能够及时公开事件真相,以免发生“不错,那段话或那句话我的确说过,但如果与完整的语境割裂开来,就失去了整体真实”的现象。网络“假名说真话”的特点让网民可以毫不顾忌地在网上自由发表意见与建议,甚至发泄自己的不满,使网络已经成为表达真实民意的平台,行使公民言论权与参与权的主渠道,从而导致网络信息“泛滥化”,甚至夹杂着信息“谣言化、虚假化”的现象,与此同时,在法院司法公信力不高的情况下,由于受主客观条件的限制,网民难以做到对网络事件真相的客观判断,如果法院不主动披露案件信息,让真相继续“躲猫猫”,无疑会使原本就对法院的公正持怀疑态度的网民更加迷茫、无助,甚至在愤怒之中人云亦云,进一步加剧对法院的不信任感。信息时代,网络与现实是密不可分的,公众中所广为流传的“上诉不如上访,上访不如上网”,其实就是要借用网络舆论形成媒体审判,给法院施加舆论压力。

法院积极应对负面舆论的一个最好办法就是让网络发言人及早站出来,要会说话、敢说话、说真话,发布案件真实信息,不给流言、谣言以生存的空间。

2、网络发言人不同于传统新闻发言人

法院管理要随着网络信息的发展与时俱进,逐步提高服务社会的能力。法院发布信息,要从传统的召开新闻发布会向记者发布逐步转向通过网络对公众直接发布,要从新闻发布会上单向发布向通过网络实现多点、互动、双向交流与沟通转变,要能够根据舆情变化从定时发布向随时发布转变。有人认为,网络发言人是新闻发言人在网络上的延伸,笔者认为,这种观点值得商榷。网络发言人通过网络发布官方信息、回应网民质疑,与传统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布信息相比,二者有很大的不同:(1)受众范围不同。前者是在网络上“批发式”回应网民的质疑与社会关切,是单向发布-收集归纳-再发布回应的综合过程,满足的是多数网民的知情权;而后者是传统新闻发言人在发布信息时所回答的记者提问,有时仅代表记者个人意见,甚至可以说是“有意刁难”,不一定具有代表性。

2)网络发言人面对的挑战较小。网络发言人“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一个工作团队在战斗,并且有时间、地点上的缓冲。如对网民的质疑与询问,有些地方明文规定回复的时间是24小时,网络发言人可以在这段时间内,通过收集、归纳与整理信息后,结合审判部门出具的意见,集思广益甚至请教相关专家后做出集中“批发式”回应与引导,对不具有代表性、挑衅性的询问,可以不予回应。而按照新闻传播规律,针对法院突发事件舆情,最好是在事发后黄金4小时内进行回复;而传统新闻发言人对于记者“有意刁难”式的提问,哪怕不便回答也不能不回答,称有迟疑也会被报导为“张口结舌”、“语焉不详”,最后只能通过“打太极”的方式虚与委蛇,有时出现面对记者咄咄逼人的追问出现张口结舌,无言以对,甚至说出“善意的谎言”,而被记者抓住话柄,徒为舆论炒作“添料”。(3)信息的流向与回应时间不同。网络发言人通过网络主动发布信息——引起公众质疑——回应与引导的方式,或者针对发帖人发贴并引起公众质疑的新闻,积极做出回应与引导,短期内便可实现网络信息的双向沟通与交流,在虚拟的网络中实现真实的信息互动。传统新闻发言人在定期召开的传统新闻发布会上,只能自上而下的对记者单向发布信息,记者组织稿件后,再通过文字、声音、视频的形式对外发布,最后才到受众获知信息,这一过程一般需一天甚至更长时间。显然,传统的新闻发布会信息发布的单向性特点,使法院不可能及时发现公众关切的话题,难以及时回应质疑,公众在传播这些新闻时,由于得不到法院的互动性解释,往往会加上自己的情感因素,让新闻在传播过程中变形走样形成流言,甚至以讹传讹转化成谣言。

总之,法院通过建立网络发言人制度,通过网络发布信息,可以快速澄清虚假、不完整信息,快速消除公众对法院的误解,引领舆论导向。

结语

网络发言人是法院在以网络为代表的新媒体时代,进行审判管理创新,在执法理念与执法方式上与时俱进的体现最高人民法院王胜俊院长说:人民法院要正确对待舆论监督,“高度重视对涉法热点问题和司法个案的舆情分析和有效引导。”[7]法院网络发言人制度的建立,就充分表明法院由“恐网、防网”向主动“触网”的态度转变,对引起社会关切的敏感案件,能够积极通过网络发言人及时发布官方信息并通过双方的交流与沟引领舆情发展方向。网络发言人作为上情下达、下情上报“链条”中的关键一环,不仅需要具备较高的媒介素养,还需要对其职责定位进行明确,以便更好地通过网络发言人的工作提高司法透明度,增强公众对司法公正的认可,让司法公正能够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



[2] “媒体审判”一词源自美国,是指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新闻媒体在没有掌握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对案件做出源于自然理性即道德判断后进行广泛报导并发表深度评论,从而对法院构成某种舆论压力,如“广东许霆案”、“云南李昌奎再审改判案”,在一定程度上干扰甚至破坏法院依法独立审判的公正性和权威性。虽然有人说“媒体审判”是一种越权行为,但舆论监督是由新闻媒体依据宪法所规定的公民享有言论、出版自由在法律监督领域的具体应用,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要“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而媒体作为公众行使这四项权利的有效途径,负有客观公正地报道法院审判活动,并真实反映公众意见和呼声的光荣使命。为此,最高法院在200912月发布了《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和《关于人民法院接受新闻媒体舆论监督的若干规定》。

[3]雪莲:《析“记者比法官管用”》,《光明日报》1998916

[4]田雨:《全国法院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video/2006-09/13/content_5085480.htm

[5]黄冲:《改善政府信息公开 八成网友望设网络发言人》,《中国青年报》20090915

[6] 易靖:《王勇平不再任铁道部发言人》,《京华时报》,2011817

[7] 200862223日,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在北京召开。引自人民网:《最高法:高度重视人大代表对法院工作的建议和意见》,http://npc.people.com.cn/GB/15177/123385/7411008.html2011822登录。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