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1

 
 
 

日志

 
 
 
 

法官的能力  

2014-05-14 11:2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2月25日07:30 法制日报

  伴随着概念法学的破产,人们认识到,法律并不能提供一切案件的直接答案,尤其是遇到疑难案件,机械的司法只会陷入"山重水复"的困境,而法官的能力则犹如平面几何的辅助线,能将案件带入"柳暗花明"的佳境

  □顾洵

  十九世纪概念法学鼎盛时期,概念法学的观点认为人的伟大理性足可以制定出囊括一切案件的完备法律,法官如同自动售货机只是机械地操作法律,因此法官不重要,法官的能力也不重要。但法律的实践证明,概念法学的观点是想当然的,人的理性并没有那么伟大,理性制定的法律也没有那么完备,法律的语言表述更是极为有限,不可能将大千世界的一切现象囊括其中。伴随着概念法学的破产,人们认识到,法律并不能提供一切案件的直接答案,尤其是遇到疑难案件,机械的司法只会陷入"山重水复"的困境,而法官的能力则犹如平面几何的辅助线,能将案件带入"柳暗花明"的佳境。因此说,现代法治社会,法官很重要,法官的能力也很重要,正如德沃金所言:法院是法律帝国的首都,法官是帝国的王侯。德沃金还设想了像赫拉克勒斯这样具有"超人技巧、学识、权力和耐心"的理想型法官。当下,对法官能力的要求有很多,本文主要谈以下三点:

  语言能力。法律规范是用语言表述的,由于一条法律规范乃至整部法律的表述文字极其有限,而规范的法律生活无穷无尽,法律语言并不能将规范对象穷尽地表述出来,因而对于没有被表述出来的"隐藏文字",则需要法官具备相当的语言能力。在1980年代,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曼利市政府,依据《地方政府法案》以"着装不当"的罪名起诉70名裸体运动爱好者。该法案制定于1919年,规定市政府可以在泳者"着装不当、衣服修补不当、衣料透明等不文明"情况下,禁止其行为并提起定罪的诉讼。但法院最终以该条款没有对"裸体"作出明文规定为由,判决市政府败诉。法院的判决是不恰当的,由于法官语言能力的欠缺,对"明文规定"也缺乏正确的理解。该条款写着"着装不当……等不文明"情况,"裸体"当然属于这种情况。该条款也明确地写着可以对"衣料透明"诉讼定罪,"裸体"比"衣料透明"更加不文明,"衣料透明"有罪,而"裸体"无罪,这种判断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事实上,该条款中,"衣料透明"是"明文",而"裸体"是"隐文",禁止"衣料透明"当然禁止"裸体"。但法官由于语言能力的局限,没有读懂其中的"隐文",作出了错误的判决。实际上,司法判决的很多问题往往是由于对语言的理解有误,也就是语言能力不强导致的。

  分析能力。分析能力是指法律人根据案件事实的各个细节间的联系来辨真伪的能力。赵作海案中,压在死者身上的三个石磙每个都有四五百斤重,如果赵作海是凶手,而且是唯一的凶手,那么他是如何将如此重的石磙搬运到井中,这个细节根本无法解释,不幸地被办案人员绕开了。后来真相大白,是四名真凶将石磙搬推到井里去的。如果能够认真分析这三个重达四五百斤的石磙,就会发现赵作海关于他将石磙推入井中的供认是假的,进一步追问就可能是在刑讯逼供下的屈打成招,那么赵作海就不是真凶或至少不是唯一的真凶。这是一个本来并不困难的分析,但被办案人员绕开了。目前的冤案大部分是由于刑讯逼供造成的,而刑讯逼供的案件事实中,各个细节之间不可能是融贯的,而是相互抵牾的,如果认真分析与案件事实相冲突的细节,就能够揭露真相避免冤案。

  思维能力。对于法官而言,思维能力就是认识事物的本质,根据事物的本质对案件准确定性,这是法官最为重要的能力。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刑法典的被盗对象只限于"物"。有一个案件是一人被指控窃取电流,但一、二审法官认为"物"是有形的、可见的、可触摸的存在,电流不属于"物",盗窃罪名不成立。终审法官则指出,电流可以将他人的据为己有,是可以感觉的对象,可以存入容器,从一个场所移到另一个场所而具有流动性,"物"的本质特征电流都有,电流可以视作"物",被告盗窃罪成立。又如在一个男人同时和两个女子举行婚礼的案件中,法官认为,重婚罪是明知他人有配偶,又跟另外一方以夫妻关系共同生活,而这两个女的都是未婚的,同时结婚的那天都没有配偶,不构成重婚罪。但重婚罪的本质是一个人同两名(以上)异性建立婚姻关系,至于和两名(以上)异性是同时建立婚姻关系还是先后建立婚姻关系不影响定罪。再如,用硫酸伤人算不算是携凶器伤人的加重处罚?在字典里和日常生活中,硫酸是化学品而不是凶器,但用来伤人时,其危害性不亚于一般的凶器,因此就伤害而言,硫酸和凶器具有本质的一致性,用硫酸伤人当定性为用凶器伤人。如果法官思维能力不强,就难以对案件事实定性或定性不准,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罪轻与罪重都弄不清,也不可能作出令人信服的判决。

  法律存在漏洞、不良、模糊等缺陷,案件事实也存在相当的复杂性,但法官依然可以办好案子,这就是法官能力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